还记得第一个QQ好友是谁吗?

QQ,好友,青春,校园,回忆,初恋,网恋,爱情

今天和朋友在甜品店吃东西聊天,隔壁桌几个初中生摸样的学生在那边嘻嘻哈哈的聊着天,某人突然大声的大感意外的说“你的QQ号居然是10位数的,好厉害。”

       听了他们的这句话,猛然想起和我同龄的人,都好久好久没有用过QQ聊天了。也想不起是什么时候开始不用QQ了。

       记得我拥有我的QQ号那会儿是在初一,那时要是没有QQ号就感觉会被鄙视一样。那时网络还不太普及,也没有官网这个概念,大家都是在微机课上通过各种乱七八糟网页的跳转,最终跳到官网注册了一个,完了还要比较谁的号码好记。

       接着就是绞尽脑汁给自己取了一个自认为超级酷炫的昵称,用现在的审美来看,就是矫揉造作。记得那个时候最流行的一个昵称就是“那个女孩”。然后再给自己选一个内置的头像,有时还会因为一个头像的选择,憋出内伤。

       那时去网吧上网的第一件事绝对是挂QQ,坐下去估计能和同一个人聊一下午。怎么也不会觉得烦和乏味。就算是一起上微机课,也能和坐在自己后排的同学通过QQ聊上一节课。

       一次微机课,我发现坐我旁边的小才一个劲的在敲击键盘,当然是一指禅的那种打字方式。一看原来是在聊QQ,持续了很久,一看对方还是个妹子。我很好奇的问他是谁啊,小才说初三的,我当时纳闷你小子怎么搞到别人的QQ号。小才把键盘拿起来,指了下放键盘的托架,上面用笔歪歪扭扭的写了一串数字。“就这个”,小才说完就放下键盘继续他的一指禅了。

       这在当时看来是创新之举。从此以后在食堂的桌上,乒乓球台,多媒体教室,阶梯教室,只要是能隐蔽的留下QQ号的地方几乎都有各种数字。有的还附带一句特别文艺的句子,有的就简单直接写下求谈朋友。

       后来特别流行扮装空间。每天都登陆空间,发各种动态,去访问别人的空间,而且还会在别人的留言板上写下“我来踩了”。显得自己特别够信义,同时期待着别人的回踩。只为了各种社交方式后累计“阳光”“雨露”等等数值,好让自己的花藤爬满整个空间。

       某天和一个人聊天,她发来的聊天文字我只能连蒙带猜的去理解。我当时怀疑是不是对方的输入法出了问题,还是我的显示器有问题,总感觉对方发过来的聊天信息全是乱码。过了没几天,发现几乎所有的同学,不管男女,都出现了这个问题,结果那就是风靡一时的“火星文”。

       火星文的应用不仅在聊天上,就连QQ分组名都是,有的还用上的各种特殊符号,经过排列组合形成独具一格的新图形。在那个青春年少的年纪,就是为了标新立异,让自己表现得和别人不一样。

       再后来官方出了一个新规则,QQ等级的累计是和在线时长成正比的。于是乎但凡有一个同学去上网,他必将肩负着艰巨的任务–挂QQ。我记得那个时候,我最多的一次,同时挂了5个QQ。期间发现有好几个同学QQ一直在线,不管什么时候,就连某次上通宵发现还在线。后来得知,这几个哥们儿托人用服务器挂QQ,难怪24小时在线。

       说到在线,最牵动人心一定是暗恋的那个TA。

       一天课间操结束后回教室,发现在教室的同学人手一张同学录,我心想才初二啊,写这个是不是太早了点。不一会儿,浩子叫我也写一份。写完后我让浩子解释了一下,原来是浩子喜欢班里的某个女生,但又不敢表白,就想到用写同学录这招来获取那个女生的QQ号,以期后期发展。实在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啊。

       每每登陆QQ后,总会期待那个TA也在线,灰色的头像仿佛就想心情一样。喇叭传来“哆哆哆”三声敲门声一定会让内心悸动一翻,是不是TA上线了,发现TA的头像变成彩色,那一瞬间仿佛自己的天空也被同时点亮。同时对TA设置了隐身对其可见,默默的在内心期望能与TA有更多的接触,哪怕聊上几句,也是满满的开心。

      要说我们的青春里有什么,是什么承载了那些人和事。其一就是周杰伦,那是青春绕不过的话题。另一个就是QQ,它承载了我们的情窦初开,所有的青春悸动。

      刚刚去翻看了自己的QQ空间,那些日志,留言,说说,不得不说那就是自己青春的缩影。现在看来,更多的是会心一笑,感谢那段青葱时光里的人和事。

      还记得第一个QQ好友是谁吗?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伯正  【文章编号:10】
微信公众号回复文章编号即可阅读对应文章
欢迎关注个人微信公众号:伯正。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已委托版权保护机构进行全网监测保护,侵权必究。

一条评论

  1. 第一个好友??是和人家qq号码一个数字之差,密码相同,,某个清晨登录了他的qq

    Reply

伯正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