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潜龙勿用的日子

易经,潜龙勿用,现龙在田,利见大人,山峰,云海

首先来说说什么是“潜龙勿用”。

潜龙勿用出自《易经》乾卦的初九爻辞。意思就是事物正在发展之中,虽然势头很好,但是还太弱小,不可大用,一切还是要小心谨慎为好。按我的理解,应该是说,自己的能力还太弱,还需潜心沉淀,以期日后有更大的作为。

 那段时间我辞职了,由于一直想转行,所以就没有急迫的找工作。过起了优哉游哉的老年生活

每天睡到自然醒,其实也不是,确切的说,是隔壁室友早上上班走时的关门声代替了闹钟。基本上那会儿是在8点50左右。闭目冥思一会儿,起床洗漱,吃了昨天晚上就买好的早餐,打开电脑看看网页。磨磨蹭蹭到中午出去吃午饭,无非就是各种快餐,或者去我一直觉得很赞的那家面馆。完了就回屋看看剧,到晚饭时重复午饭的节奏。

虽然每天浑浑噩噩,倒也觉得自在。但始终觉得如此的浪费时间,对自己太残忍。又不想在上个行业继续虐心,索性就边做自己喜欢的事,边找工作。

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不太喜欢长期处于一种状态,这种千篇一律的生活状态会让人感到恐慌。于是想做些改变,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呢?

阳台那么空,为什么不种点东西呢。思来想去,想着种东西也要有积淀有成果,不能是那种花花草草,短暂的绚丽后就归于尘土,这种感伤的事情我是不愿意去承受的。

后来去花卉市场逛了一大圈,终于选定了小亚腰葫芦。没想到我从此就爱上了种葫芦,盘葫芦。这符合我的心境,不仅修身养性,还有所沉淀。

买的是葫芦种子,精心选了几个花盆,买了一麻袋营养土。回去收拾妥当,把种子种下,静待发芽。

对于种葫芦,我是有相当高的热情的,基本把关于葫芦的一切资料都看了一遍,从种植,病虫害防治,到后期的盘玩通通学习了一遍。

葫芦开始长真叶了,但是由于阳台朝北,只有早上能采光几小时。于是每天早上天一亮就起床去倒腾每盆葫芦的位置,让它们能最大限度的吸收阳光,希望它们茁壮成长。不得不说,从那以后,我就没有晚起过。

后来到了盛夏,藤蔓也爬满了整个护栏。为了控制水分蒸发和营养浪费,每天都会根据实际情况修剪掉多余的叶片。后来开始开花,但是雌花花期只有大约一天。但更让人焦虑的是雌花雄花不同时开放。为了能授粉成功,有时半夜都会去阳台看看,运气好的时候,也能成功授粉一两个。

当葫芦达到平稳阶段后,就不用太多精力去照料。于是又空了很多时间,多出的时间总是需要事情去消磨的,于是附近的书城就成了最佳消磨地。

我的读书习惯就是从那个时候养成的。基本上每天下午都泡在书城里。关于读什么,最开始还是基于本职来选择的。看太多后,不免过于雷同和乏味。于是后来就开始涉猎不同类型的书籍,吸收的东西也鲜活有趣。以至于我收藏各类纪念硬币的爱好,就是从一本关于纪念硬币的大图册开始的。

现在想想,好像收藏纪念硬币对于我来说不在于价值投资,而是那种成就感,更多的是逐渐增多的积淀感。这种感觉很容易给人幸福的感觉。在收藏硬币的过程中,也逐渐知道各类硬币的题材,寓意。后来又开始关注国外的纪念硬币,又去了解国外的题材和背景,无形之中了解了很多以前绝不可能知道的东西,这也实属意外的收获。

初秋时节,天气凉爽,乘着周末想去北边的某个湖看看,在这个城市待了那么久,还从未去过。于是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倒了两次车终于到站了。但是下车后,我真的怀疑是自己坐错车了。

周边除了一条粉尘飞扬的公路,就只剩下四下无边无际的荒地。湖呢?不死心的我打开手机跟着导航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终于远远看见有一湖水泛着阳光。沿途走去,路上全是残垣断壁,废弃的没顶的公厕,生锈的儿童游玩火车轨道,远处的草丛里还能看见几个破碎的卡通人物雕像。

如果没猜错,这里以前应该是个游乐场,果然手机搜索结果印证的了我的推测。沿湖一周,星星点点的分落着几个垂钓者,戴顶渔夫帽,架个马扎,甚是享受这慵懒时光。

绕湖走了一圈,基本没有景色可言。正想按原路打道回府的时候,闻到一阵清甜的花香。不禁感到好奇,于是寻香而去。在一片杂树和灌木丛后有着一大片白色的花,开得正艳,仿佛积淀已久的妩媚,就在今天瞬间绽放。但遗憾的是,至今我也叫不上它们的名字。

正所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我也饶有兴致的折了两支带了回去。把花枝放进了笔筒里,房间里自此弥漫着清甜之味。再看看已经下架打过皮的葫芦,颜色正在由青绿慢慢变成金黄。

坐在椅子上,忽然想到。杂树从中的娇花,颜色由嫩绿到金黄的葫芦,无不是“潜龙勿用”的真实写照吗?看来“见龙在田,利见大人”的时候就要到了。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伯正  【文章编号:11】
微信公众号回复文章编号即可阅读对应文章
欢迎关注个人微信公众号:伯正。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已委托版权保护机构进行全网监测保护,侵权必究。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