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对长辈的奇葩思想说不

奇葩思想,雪山,湖景

马上就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难免都会聚餐吃团年饭。更难免的会遇到每年也就见一两次的七大姑八大姨。饭局期间他们肯定会滔滔不绝的给年轻一代灌输自己的奇葩思想,而且还会觉得那些奇葩思想就是他们一生的经验沉淀,是无可辩驳的真理。

      每当听到这些奇葩思想时,我都会强忍心中的鄙视感。脸上笑嘻嘻,心中mmp就是那一刻的真实心理写照。最让我印象深刻有几件事,第一就是劝年轻人进厂上班,理由是稳定。

劝年轻人进厂的是朋友的一个长辈,大约50多岁,就叫他老李吧。有次朋友请客,同桌的人有老李,有朋友的弟弟小康,还有我和其他几个人。开饭后没多久,老李为了展现长辈的高姿态和丰富的社会阅历,就开始跟我们滔滔不绝的说着他的过去,我们都没理他,吃着东西默默的被迫听着。然后老李开始转向小康。

      老李一副无比关切的神情对小康说,小康,你现在辞职了,何不就去XX(某流水线工厂)上班,社保什么都有,每月休息四天,工资也不错。关键是就在本地上班,不用当房奴。

      我不知道小康当时心里怎么想的,但是我当时是非常不认同老李的看法的。

      首先,我认为进厂会限制人脉圈的范围,容易形成小圈层思想。大多工厂都有自己的圈子,工作时间较长,都是轮班,除了上班就是下班睡觉,个人时间被压榨一空。都说上班8小时谋生存,下班后的时间谋发展,所以个人发展无从谈起。

      身边接触的人都是一个厂里的,无法拓展人脉的辐射范围。从事的工作内容单一,非常不利于个人后期的转行发展。对于现在这个社会需要复合型人才的基调来看,后期是完全没有市场竞争力的。

      其次,工厂里工人的工资大多相差不多,这容易造成小圈层满足感,觉得大家都过得差不多,个人的拼劲会慢慢被时间消磨殆尽。这就好比温水煮青蛙,当发现自己的能力和薪资都远远落后于非工厂人员时,这时候差距已经非常大了。

      同时,工厂的整体环境会让人丧失危机意识。总想着大家都一样,那么多人都选择了这里,应该不会错。但他们没意识到这其实是一种从众心理,当危机真的发生时,会措手不及。老李就是这样失业的,他一直以为工厂可以养他一辈子,结果工厂说倒闭就倒闭,自己也没有其他技能,整天到处找人说自己当年怎么怎么厉害。但这些都是过去了,他却还沉浸在自己的迷梦里,可悲可叹。

      与此同时,有的长辈还保有生米煮成熟饭的思想。小柯把谈了两年的女朋友带回家见父母,为了维护女朋友端庄的形象,晚上小柯和他女朋友是分屋睡的。

但让人不可理喻的是,小柯的老爸居然把这种事情当做一种笑话,在自己的朋友中说小柯太保守,明明可以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居然还和女朋友分屋睡。

首先我想对小柯的老爸在心里说一句:qnmb。

  首先我想说明的是,这是一种非常卑鄙且自私的思想。现在这个社会,别说生米煮成熟饭,就是熬成八宝粥也没用!已经不是那个牵了手就是一辈子的年代了。别人小柯和女朋友在外面怎么样的,非得要全部表现出来吗?

  小柯老爸总按照自己的思想来处理现在的问题,还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完全正确。其实我认为小柯老爸就是一个自私加卑鄙的人,想着用生米煮成熟饭的老思想来束缚住小柯女朋友,使其最终和小柯成婚

  小柯老爸的奇葩思想就是自私和卑鄙的完美结合体,体现了小格局人物的真实内心。他们不以提高自己能力来达成目标,而是想着通过一些令人不齿的手段来达成,这种思想令人发指!

更让我鄙视的是那种在家里像个老爷似的自我优越感。老文50多岁,又非常扣,经常呼朋引伴到家里打扑克。每人都吸烟,把屋里弄的乌烟瘴气,老文的老婆闻着咳得不得了,老文却不以为然,完全无视。

  当老文和他的朋友在打牌时,老文老婆却在厨房准备这一大帮人的午饭,刚刚被呛够了,现在又来被烟熏火燎。老文依然叼着烟敲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打着牌。

  当酒足饭饱后,老文和他的朋友拍拍屁股就又开始抽烟打牌了,只剩老文老婆一人独自收拾杯盘狼藉的桌子,洗碗擦桌。

  这种大爷优越感是谁给他的?

  在老文看来,这一切都是那么正常自然,他继承了他上一辈的男尊女卑的老思想,觉得女人就是给男人服务的。我敢说,有着这种思想的人存在于大多数家庭中。

  这种完全漠视女性尊严的思想,同样令人发指!我们应该正面直接的向这类人说不!一味的忍让和纵容,受伤害的终究是女性,也许这个女性就是你的母亲,你的外婆,你的姐姐等等。

  以上所说的这些奇葩思想,真该早日葬入海底。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些奇葩思想是一种权利侵害。侵害了我们的自主选择权和隐私权,侵害了我们正确的价值观,侵害了女性及弱势群体的公平权益。

  所以,再遇到这类情况,我希望每个人都勇敢的说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伯正  【文章编号:15】
微信公众号回复文章编号即可阅读对应文章
欢迎关注个人微信公众号:伯正。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已委托版权保护机构进行全网监测保护,侵权必究。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