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温暖的叠词叫妈妈

母亲节,母亲,妈妈,母爱,感动

我一直都很庆幸有个较好的记忆力,
能记得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记得那是幼儿园的时候, 应该是2岁多的样子。
我有一段时间,患了眼疾, 
记得每天早上我妈送我到幼儿园外要给我滴一种红色的眼药。
滴完才去幼儿园,那段时间都是这样,
这是我能记得幼儿园时期的一件平常事,
但是现在想来挺温馨的。


小时候,我有个喜好, 就是跟着妈妈去农贸市场买菜,
那时觉得很有意思。
我妈每次买菜都会不厌其烦的给我说,某某菜的做法,
但是直到现在我都不会做几个菜。
每次买完菜回去是最开心的,
因为妈妈都会给我买一个五毛钱的小零食,
虽然便宜,
但是那种欢心与温情的感觉,
是除了时光机以外,什么都换不来的。
我现在依然记得当年那家副食店的样子,
还有那家店同样身为母亲的老板。

夏季是多雨的,
那时我家外面的小巷有些泥泞,
到现在我都还记得那幅温暖的画面。
妈妈背着我,我为她撑着伞,
路上聊着一些琐碎的我已不记得的话题,
我想现在的她可能背不起我了吧。

那时的我是害怕打雷的,
每每晚上打雷时,
我只有搂着她的脖子才能睡着。

刚上小学时,
她工作的地方和我读书的地方相距不远,
爷爷奶奶家就在学校对面,
我会每天放学后在爷爷家等着她下班,
一起回家。

我家在城郊,
那时到城里逛街叫“上街”,
我们在街上转了一圈,
她为我买了我一直想要的遥控赛车,那在当时是很贵的,至少相对于她的工资而言是这样。
直到现在,那辆遥控赛车还静静的躺在我的床下。

小孩子都是喜欢过年的,
她每每会在过年前的一两天就开始准备过年需要的食材,
最让我感觉惬意的是过年的前一天晚上,
她会炸酥肉。
炸好了总会先叫我尝尝味道怎样,
我也总是心满意足的吃着说:“好吃好吃!”
直到现在,每年过年前她也是这样的,我也是这样的,
希望永远这样下去。

一直到现在,
她总说没事就不用回来,少些奔波。
我知道她是在安慰我,更是在安慰她自己。
每每回去,
最放松的时刻就是,
她坐在沙发上打着每年都在打,似乎永远也打不完的毛衣,
我坐在一旁,和她说着我的一些事情。
她静静的打着毛衣,静静的听着,
然后她也说说她知道的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这样的时光,自在心安。

时光荏苒,
她发根深处探出的白发,
打毛衣时架在鼻上的老花镜,
都让我惊叹岁月无情。
我想,
你陪我长大,
我陪你变老,
这是对母亲最好的回报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伯正  【文章编号:25】
微信公众号回复文章编号即可阅读对应文章
欢迎关注个人微信公众号:伯正。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均已委托版权保护机构进行全网监测保护,侵权必究。
将本文分享到:

一条评论